逍遥军医第1090章天地良心

时间:2020/08/05 06:32:33 编辑:

逍遥军医 第1090章 天地良心

委员们草草的看了清水房照片,表示了有限度的认可,但巴克兴致很高,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清水房没什么好看的,而对设计师来说,就好像厨子拿到一堆上好食材,演奏家得到一首好曲一样。

所以巴克立刻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设计这未来的家,说起来他还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设计师,就喜欢捣鼓点给家里的东西,和程子鱼那种叱咤风云总是朝着高大上风格去的大相径庭。

不过相比当初设计和周晓莉二十四楼小户型时还得在林慧宁她们的工作室蹭工作台,现在设备齐全,窗明几净不说,还多了女儿在旁边穿梭。

喀秋莎快三岁了,和大多数同龄华国小女孩不同,混血小姑娘特别白,白得牟晨菲都挺羡慕,加上乌黑浓密的头发学母亲做了厚厚的刘海,再有灵动亮丽的眼珠子居然带点她外公才有的灰蓝色,嘴唇又是最粉嫩的桃红色,随便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容易被揪脸蛋的宝贝,是娜塔莎经常带到健身房去彰显自己已婚身份的护身符。

但天晓得陪她最多的居然是南南,就算呆在父亲身边也一刻不停的问:“姑姑呢?昭姑姑和怡姑姑呢?她们去哪里了?”

巴克不得不放下绘图笔陪女儿坐到专门铺上的长绒地毯上:“你有弟弟了,还有两个弟弟,姑姑要带弟弟,以后就经常陪爸爸好不好?”

没想到喀秋莎对他不屑一顾:“你都经常不在家!不熟!”

巴克心里抱歉,施展所有哄姑娘的招数:“这是规矩,你一两岁的时候就得姑姑陪着,然后大点现在你有弟弟该爸爸陪,接着才是去幼儿园其他小朋友,接着上学……”

混血儿急切的想跳过爸爸这一档:“那我去幼儿园!”

只能说喀秋莎和母亲天降神兵一般的回到巴克已经很蓬乱的感情生活中,这家伙在忙于摆平各种身边人和事,有点忽略女儿了。

还好不算晚,收了手边的设计图带女儿逛街去,无论什么年纪的女性对逛街总是乐此不疲的,就算不买东西,喀秋莎骑在父亲的脖子上,欣喜的四处张望,立刻引来无数人对这个明目皓齿,肤白眼大混血女孩儿的问候。

就算是血脉之情,也要这样用相处时间来夯实和变得浓密。

只是父女俩难得乐呵呵逛到一半,牟天博打过来:“在干嘛?”

巴克老老实实:“陪女儿逛街……”

牟天博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没有外孙女的:“老周居然给我说最近科研项目非常吃紧,抽调不出人手来跟我们协作,连提高赞助额都不行,你跟他沟通一下?不是说了办个百日宴么?”

巴克还是继续老实:“是我建议他不要参与的。”

可以想见牟天博立刻就在那边要发飙:“什么?!你知道我前后决定投入多少?!为什么?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巴克使劲翻着眼睛看头顶的女儿,小心翼翼把蛋卷冰淇淋凑上去,还得关注女儿别吃太多冰凉的,嘴里就平淡:“不为什么,我觉得不妥当。”

牟天博还是有涵养,语气控制了一下:“不妥当?!你有什么内幕消息?”

巴克摇头却被女儿抱住了:“没有!就是下意识的觉得不妥当,您是国内最大的医药连锁之一,他是国内著名军医学术带头人,如果没有我,你们就是平常的商业学术关系,相互之间金额多大都只是个量的问题,但我这个在海外有复杂背景的人联系之下,我们三方就不合适,看起来就像个应该被打击的组合。”

站在熙熙攘攘的市中心商业步行街商,一个从一两米外走过的大妈可能听见点什么,回头看了看黑大汉,除了觉得他头上的小姑娘实在漂亮,根本就不在意他说什么。

牟天博似乎在回味这句话:“你在什么位置?”

巴克报上了,牟天博指示:“就在那里等我!不,附近找家茶室,有包厢的那种。”

不熟悉店铺的巴克四周远眺,结果发现了自己参与装修的那第一间服装店,伸手扶了脖子上的女儿:“我们去吃糖豆好不好?”

喀秋莎乐成什么了,含糊的抱着父亲头使劲摇。

巴克去的就是那家被自己攀爬电焊招牌时候吓到顾客的茶室,评书艺人开的那个,档次还蛮高档雅致的,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人家根本认不出来这就是当年那个鬼一样从外墙爬上来焊接招牌的工人,巴克更没耀武扬威来嘚瑟的派头,出了电梯就要了个包间然后给女儿点了好几份不同的点心糖豆,吃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陪女儿玩,期间接老婆数次,听说是在陪女儿就没多说,只有周晓莉叫他早点回去陪小三,那就是个奶孩子连爸妈都分不清跟姐姐抢什么抢!

但带着一大票随从走进来的牟天博看见的就是巴克索性坐在地上,岔开双腿成八字,围住几个刚才在楼下买的塑料玩具正教女儿练绕口令:“唐僧骑马当哪个当……”

小鬼头一样的喀秋莎看见门口人多,马上跳开用乌克兰语:“有人来!”躲过了了自己最为头痛的多种语言混合教育。

牟天博仿佛就想起了当年自己刚刚事业有成,女儿出生的时候哪里有这样的时间陪伴玩耍,只能尽量花钱请保姆请老师陪伴,所以才会造成女儿胳膊往外拐?原本的气势汹汹就少了一大半,回头示意自己的人在外面等着,坐下来自己倒茶:“多大了?”

巴克不满的一把抓住咯咯笑女儿顶在头上:“两岁七个月……叫牟爷爷好!”

喀秋莎奶声奶气:“哞……爷爷好……”但漫不经心,眼光飘忽,估计在乎地上的玩具,腔调更是有点奇怪。

牟天博一贯的威严脸上都露出点笑,对着这样粉雕玉琢的混血女童有谁能一直虎着脸呢:“是乌克兰的?”

巴克得意:“嗯!”

牟天博皱眉:“平京那个生的儿子?”

巴克心虚一点了:“哦,一岁刚满。”

牟天博没表情:“周山夫的曾孙才满俩月听说姓周?”

巴克只敢嗯。

牟天博终于问到自己女儿这里来:“小菲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巴克维护老婆:“她这个时候正是享受青春年华的年纪,我想让她暂时……暂时轻松两年!”

牟天博没发飚:“你就让其他的生生生,你这家大业大的就先拿来摆平她们?”纯粹就是个询问,他牟家的外孙还不至于要跟别人抢家产,能把自己家的延续下去就阿弥陀佛了。

天地良心,巴克哪里有想到那么远?

宝宝为什么胀气
长期腹泻
十堰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